5G频谱划分初定!移动采用2.6GHz、电信联通3.5GH

日期:2018-08-29 / 人气: / 来源:上海企业宽带

频谱资源是移动通信发展的核心资源,频谱规划是产业的起点,决定产业发展格局。成功案例就包括了中国电信800MHz和中国移动900MHz网络。

 

从业内人士处独家了解到,目前5G频谱划分的初步方案是,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将分别获得3.5GHz左右的各100MHz频谱资源,中国移动获得2.6GHz附近的100MHz频谱资源。

 

在近期的2018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上,中国信通院副院长王志勤表示,计划今年9月正式发布5G频谱资源的最终许可方案;同时,频段的分配不会考虑拍卖模式,将延续指派制度。

 

    5G频谱划分初步方案

 

证券时报记者从业内人士处独家了解到,目前5G频谱划分的初步方案是,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将分别获得3.5GHz左右的各100MHz频谱资源,中国移动获得2.6GHz附近的100MHz频谱资源。

 

去年11月,工信部正式发布了5G中频段规划,将3300~3600MHz以及4800~5000MHz频段作为5G系统的工作频段,其中,3300-3400MHz频段原则上限室内使用。中国也是第一个发布5G中频段规划的国家。

 

一般而言,在3.5GHz频段上部署5G网络,其产业链更为成熟,因此,3.5GHz也是国内运营商争夺的主战场。上述业内人士向记者感慨道,“现在3.5GHz的产业成熟度好一点,但是2.6GHz则是一片空白,需要中国移动一家来开拓。”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前的中频段规划中,并没有提及2.6GHz;不过,记者从另一信源处了解到的情况也显示,将新增2.6GHz频段作为5G工作频段。

 

按照上述初步方案,三家运营商将合计获得300MHz的频谱资源,这与中频段规划中所包含的频谱资源并不完全匹配。对此,上述业内人士解释称,初步方案中分配的是宏站频段,三家运营商各100MHz,而微站的部署可以在3.3GHz、4.6GHz、4.9GHz以及毫米波等多个频段进行选择。

 

据悉,5G组网的复杂度相比前几代移动通信技术将大大提升,除了需要部署传统的宏站,还要通过微站以及室内基站等来弥补宏站在少数情况下覆盖不足的问题。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方案应该只是初步的,具体内容在正式文件下发前都有可能变化。”一家电信运营商的资深人士也向记者透露,目前的频谱划分仍有多个方案可选,尚未有最终定论。

 

自中频段规划发布以来,相关动作频频推出,今年5月,国家无线电办公室发文要求开展3400~4200MHz和4500~5000MHz频段卫星地球站等无线电台(站)清理核查工作,并称此举是为了推进5G系统的频率使用许可工作,加快5G商用部署。

 

    频谱确定影响几何

 

确定5G频率划分十分重要,越早确定越有利于5G发展,比如,在频率确定前,运营商需要针对不同频段进行测试,这无疑会增加试验阶段的投入成本。

 

5G频率划分一经确定,对于运营商的重要意义在于能够基本了解组网的成本将有多大。从定性的角度来讲,频谱高建网成本高,频谱低建网成本低。至于高低之间差距有多大,一位运营商人士向记者表示,“相差会比较多。”

 

频谱划分以及牌照发放一直是监管部门调节移动通信行业平衡的利器。3G时代,中国联通获发国际上最为通行的WCDMA牌照,中国电信与中国移动分别获发CDMA2000与TD-SCDMA牌照,由于TD产业当时并不成熟,这一决策深刻影响了3G时代的市场格局。

 

2.6GHz需进行频率清理,可能会影响组网进度;但是2.6GHz频段覆盖能力较好,因此在部署时,中国移动5G基站数可能与4G持平、或者略增。

 

中国移动本来就处于市场领导者地位,如果再获得2.6GHz这样的低频,在未来更有机会碾压竞争对手。

 

而且,中国移动在2.6GHz(2575MHz~2635MHz)上本来就有大量的TD-LTE设备,在5G建设中也将会有速度优势。极端情况下,只需要对天馈系统和主设备进行升级,通过Massive MIMO可以大幅提高5G覆盖能力,可以充分复用4G站址以及配套资源,获得快速网络部署优势。

 

看似是占了些便宜,但这些便宜背后是代价,从全球范围来看,2.6GHz产业链都非常不成熟。产业链不成熟就意味着成本高,消费者的选择少,可能就会重蹈TD-SCDMA的覆辙。

 

从这个层面来讲,三大运营商中,中国移动有财力、有能力担负起培育产业链的重任。与之相反的是,电信和联通拿到了3.5GHz,貌似是个高频(与2.6GHz相比),但却是全球最为主流的5G频段,在产业链健壮度方面,拥有很大的规模和成本优势。

 

一旦确定电信联通采用3.5GHz、移动采用2.6GHz较为低频的方案,除了对三大运营商5G网络建设带来巨大变化之外,也必将对华为、中兴、爱立信等主设备商,中国铁塔等基础设施服务商带来巨大的影响。

作者:上海速行电信


Go To Top 回顶部